企业文化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数智”萧山谋质变

发布日期:2021-11-23   

  站在钱江世纪城奥体万科中心顶楼,眺望六百多米外已结顶的亚运三村,国际都市的时代感扑面而来,这里是浙江省首批24个未来社区试点创建项目之一。

  距亚运村东侧约五公里,浙江大学杭州国际科创中心,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作为杭州与浙大市校战略合作共建的重大科创平台,这里研究聚焦“微纳”尺度,通过攻关“最小的世界”,赢取“最大的未来”。

  这两处场景,一处是城市升级的新地标,一处是科技创新的主战场,诠释着“亚运国际城 数智新萧山”的城市发展定位,折射的却是萧山的发展理念、发展格局的重大变化。

  萧山之“变”,不仅是从湘湖到奥体,从亚运村到大会展中心,从南部山区到钱塘江畔的城市面貌之变,更是在解放思想、观念变革下的“数智之变”,其如钱江潮涌奔竞不息,引领萧山谋变图强。

  曾几何时,萧山在杭州,乃至全省、全国县域经济中一直保持着领先优势,然而在互联网经济大潮冲击下,却不断被兄弟区(县市)赶超。萧山怎么了?萧山怎么办?

  2018年11月9日,萧山开启了新一轮解放思想大讨论,自我揭短发出“六个如何”的萧山之问,找准痛点提出“六破六立”“四强四提”,降低身段开展了一系列对标对表学习考察。一场触及思想和灵魂的解放思想大讨论,带来了广大干部观念转变,引领萧山改革发展向纵深推进,助推萧山从县域经济迈向都市经济,从传统提升转向创新驱动,从要素驱动转向数字赋能。

  杭州市委副书记、萧山区委书记佟桂莉说:“这些年来,萧山区以‘谋变图强’为主题,深入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思想观念转变和新旧动能转换的种子已经播下,期待开花结果。”

  观念之变带来城市发展格局之变。这两年间,萧山区的城市重心一直在向钱塘江靠近,并着力从“一心两翼”的区域发展格局向“一带引领、三区联动、多极支撑”跨越。其中最大的“变”是“一带”,即钱塘江国际创新带。这是萧山布局数字经济、生物医药经济、重大科创平台以及未来社区等之后,形成的一条重要“数智”经济带。

  在萧山科技城还是一片白地时,萧山区委区政府就将其定位为发展生命健康产业的主平台。两年多来,科技城“三谷一园一基地”初具规模。利用空港红山板块金首水泥厂600多亩存量工业用地,萧山又战略性地布局杭州湾生物科技谷,目前已成功落户生物医药及相关配套项目19个,计划总投资约85亿元。

  观念一变,一个个发展的瓶颈得以破解。萧山对存量工业用地大刀阔斧地改革,在约束机制、监管、法律保障等多维度保障下,通过工业用地有机更新,预计可盘活存量工业用地4000余亩。浙大科创中心过渡区块所在的省级特色小镇信息港,通过存量工业改造,它已经从当年的一个园区升级为“一镇多园”,创新园区已规划到十一期,带动了小镇人工智能、生命健康、集成电路等产业生态圈的集聚发展。2020年,其税收突破30亿元,创立至今的六年间,年均增长249%。

  同样的改革“奇迹”也发生在萧山南部经济薄弱区。河上镇是萧山腾笼换鸟最早的一批乡镇,在不增加一亩新的工业用地的情况下,对800余亩存量工业用地进行二次开发,加速新旧动能转换。如原万成服饰经腾退改造后,亩均税收从1.8万元提升到33万元,产业结构也从服装、纸包装变为新材料,老厂房里升腾起新材料产业的创新火焰。目前河上镇已引进项目23个,总投资约70亿元。

  萧山还以史无前例的力度和速度引进人才资本,培育高能级创新平台,这是解放思想的又一重要成果。2020年4月,在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三路一老厂房大门前,一只浙大“求是鹰”先行“就位”,这里是浙大科创中心过渡区块,在2019年8月签约后,萧山仅用了半年时间,投资4亿元将10万平方米老厂房改造成“新型校区”,先期建设研发和产业等四大中心,浙大微纳电子学院也从玉泉校区跨江而来,由吴汉明院士担任院长。2020年11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杭州研究院落户萧山,同样采用“过渡”模式,今年9月将迎来首批师生。目前,萧山区已经共建培育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浙大科创中心、中乌航空航天研究院、浙江巴顿前沿材料与焊接技术研究院、院士岛等一批高能级创新平台。人才与资本、技术协同的创新链基本形成。

  在萧山兆丰机电数据中心大屏幕边上,有一句话并不显眼——数据计算已成为最重要的生产力。这句话不仅是兆丰数字化改革的“真理”,也已成为萧山企业的“数智”共识。

  萧山通过布局中国(杭州)工业互联网产业园、中国(杭州)5G创新谷、中国V谷、图灵小镇等新经济平台,为产业数字化营造了浓厚的“变革”氛围和肥沃的创新土壤。2019年,萧山全面推进的制造业智能化改造“十百千万”三年行动计划提前一年完成任务,包括“十”个工业互联网平台、“百”个智能制造项目、“千”个数字化改造项目和“万”个企业上云项目,数字化改造基本覆盖所有规上制造业行业门类。两组数据或能为这种质变做注:2020年,萧山R&D指标接近3%,两年增长一个百分点;萧山工业投资也增长10.5%,一改过去五年连续负增长的局面。

  锚定打造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示范区的目标,萧山始终坚持数字赋能产业变革。走进萧山大胜达数字工厂,几台搭载着纸板的AGV(自走式“摆渡车”)来回穿梭。经过系统的指令,它们来到相应的生产线,自动卸货后,又立刻调头前往下一个点。打包后的纸箱,也会通过智能运输系统,自动进入仓库货架。这一车间生产面积8万平方米,员工数量却不足80人,产能达到日均40万平方米,这是以前四五百个工人都无法完成的。这一场景也会同步“投射”到大胜达的“工厂大脑”上。这是它与北大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共同打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把胜达分布在全国的十个工厂的全域数据联网,点击任一厂区,可以在“产业大脑”屏幕上找到产线的原材料消耗和产能情况,以及设备的运作效率等。其实,这种“投射”又被称作“数字孪生”,“产业大脑”与实际工厂就像“镜像”一样,数据实时同步,这使得整个生产流程有里程碑式的提升。另外,大胜达“产业大脑”还有一项特别功能,在线智能分析全国纸包装行业招标信息。据了解,企业有三成订单,来自该平台的信息智能推送。

  目前,萧山区已启动智造行动2.0版,以头部企业创“未来工厂”、中型企业建“智能工厂”、小微企业设“数字化车间和特定场景的数字化产线”为梯次路径,加快打造产业数字化第一区金名片。通过从数字车间到数字工厂再到未来工厂的“链式跃升”,萧山汽车、化纤等产业链也将有机会实现从“千亿级”到“万亿级”的跃升。

  当时针指向2021年,承载新希望的“十四五”规划正式启航,萧山将全力构建“一带引领、三区联动、多极支撑”的区域发展新格局,即整合沿钱塘江重大平台资源,布局建设沿江创新带、产业带、生态带、文化带、景观带、交通带,成为辐射带动全域发展的核心带;推动中部都市中央活力区、东部智能制造引领区、南部生态经济样板区协同发展;形成“多极”支撑,打造支撑萧山赶超跨越的增长极。

  新格局引领下,萧山也将开启“智变”的新征程。在钱江世纪城的萧山区智慧城市建设指挥中心内,“城市大脑·萧山平台”的建设者们正全力奋战,不断优化完善区、镇、村三级一体化数字驾驶舱。作为全省首个数字赋能基层治理一体化建设的数字平台,它可以实现1个区级驾驶舱、22个镇街驾驶舱和549个村社驾驶舱的一体化建设,全面打通基层数字治理“最后一公里”,真正实现“一脑治全城”。

  作为杭州城市大脑重要的起源地之一,“城市大脑·萧山平台”整体框架体系目前已基本建成,也让“智变”发生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包括智慧养老、智慧农贸市场、数字应急管理、生活垃圾分类等。萧山通过垃圾分类智能监管系统的运用,生活垃圾源头分类、中途运输、末端处置全链条被赋予了智慧芯。其“智能账户”模式在2020年全省生活垃圾治理攻坚大会上被列为浙江省垃圾分类七大模式之一。

  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将是萧山走向世界的再次精彩亮相,“智治”将把萧山的整体发展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和水平。今年3月10日启动的“亚运兴城”攻坚年行动誓师大会上,萧山就提出打好“六场攻坚战”,以大事件引领大发展。其中之一,便是打好整体智治攻坚战。萧山将把亚运筹办作为提升数字治理能力的实战演习和压力测试,拓展深化城市大脑应用,加快建设智慧亚运驾驶舱,围绕智能办赛、智能参赛、智能观赛,实施智能场馆、智能指挥、智能交通等一批具有“硬核科技感”的标志性、创新性智慧项目,使“智能亚运”成为杭州亚运会的最大特点、最优亮点。

  “亚运国际城、数智新萧山”,发展蓝图绘就,发展规划启航,经历凤凰涅槃的萧山,未来可期。(记者 万光政 陈玮 郭燕 方亮/文 李忠/摄 通讯员 胡谌昊)